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上海女子自述当医药代表的过去车库陪睡医生31岁嫁高校老师
发布时间:2022-06-17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医药代表,一直是一个比较神秘的职业,在大众眼中饱受争议,为了业绩不择手段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  业内人士曾直接地指出,女性在做医药代表就是青春饭,靓丽的外表是起步的基础,接下来还有行业的潜规则等着。

  人对得不到的事物都是渴望的,一位上海匿名的医药代表说出了这行业的残酷,看到前段时间上海59岁权威医生性侵21岁女医药代表的案件,她并不认为是特殊存在,几年前她也有同样的经历,让她意识到生活的真实。

  每个人都必须接受平凡的真相,在出生之际便意味着未来的路不同,这位上海女子从小家境贫苦,母亲更是怀有心脏病,父亲以开出租车为生,原本她是一名即将从事护理工作的女孩,为了赚更多的钱选择了医药代表。

  在这个时代,颜值和身材是最能获取到财富的资源,在长期贫困和工作打击之下,女子决定利用靠脸吃饭。

  在她入行的时候,有一名领导直截了当地告诉她,“医药代表就是行贿和性贿赂,如果接受不了就别浪费时间,他们想要的只是听话的年轻女孩。”

  这段话让她大受震撼,从此一步步走向职业的道路,成年人是需要为家庭做出牺牲的。

  当时母亲刚好入了急救室,父亲连十万块都拿不出来,只能蹲在墙角锤击自己的胸口,埋怨自己的无能,在那个时候,女子便明白钱才是解决很多问题的关键。

  父亲当着女儿的面说了一句很自责的话语:“我真的很没用,连我的妻子都救不了。”

  女子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,因为他已经很努力地赚钱,在母亲患病之后,一直来往几个地方,丝毫不敢懈怠,一天三四百元的收入便是他的上限。

  是医院的消费让他们家庭根本承担不起,后来求亲属凑了20万元,总算是救回了母亲的一条命,从这时候开始,女子选择将之前的工作辞掉,进入医药代表行业赚钱。

  医药代表,一个可以月入十万的神奇行业,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,女子想要还清债务只能选择这个行业。

  在女子看来漂亮就是她的本钱,又在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,掌握起来并不难,后来才知道她所骄傲的样貌只是基本要求。

  颜值不够基本过不了第一轮,女子幸运地通过了面试。进入医药公司进行新员工培训,从药品知识到上门面见,客户拜访等多个方面进行讲解,半个月下来女子便掌握了医药代表的基本信息。

  但是她忘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公司里也存在潜规则的问题,一名林总便对她提出暗示。

  在得知女子是因为母亲心脏病入行的,一名领导就故意与其保持密切的接触,多次暗示之下,见女子没有回应,恼羞成怒开始用工作压迫。

  吃饭时对女子动手动脚,在她耳边威逼利诱,让女子明白了医药代表的黑暗,经过林总的资深教诲,才真正的意识到医药代表她到底是什么,该怎么做....

  通过林总的介绍,女子一步步认识到医院的主任级人物,而她只需要付出年轻的代价,各取所需罢了。

  实际上早期的培训只是很低级的培训方式,最主要还是看个人的接受能力和领悟能力,与女子同期的大部分同学都被淘汰下来,只有她在领导的庇佑下一步步壮大。

  后来领导如愿地介绍了某医院医药委员会的成员,一般有有几个骨干医生、药房主任、药剂师、科主任、院长、组成。在这里女子又看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。

  一开始女子还是有点害怕,在医院门口不敢进去,直到被院长拉了过去,在院长的办公室才知道原来医院并不是如此风平浪静。

  有人能够为了利益高价介绍药品,有人为了年轻女孩视而不见,女子的出现正好让药品合同签下,院长开始暗示要35万的回扣,这个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  女子想起培训内容,明白了院长是在暗示她提供特殊服务,在约定了晚餐时间后,女子离开了医院。

  23岁的女子在生活的压力下选择了医药代表的职业,她根本没办法拒绝,原本订下的酒店,院长却在车库里对其进行侵犯。

  双方签订好合同之后,更是提出了要女子每星期陪他一次的无理要求,上报领导被默许,从此之后女子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  这名自述的女子并没有透露姓名,她在线上平台讲出几年前的工作经历便删除账号,留下网友无尽的想象。

  在她的世界里,她用几年的青春结识了很多有背景的人物,治好了母亲的疾病,为了防止事态发生变化,更是将交易现场录制下来,在六年多的时间里面她买了车子,买了房子。

  后来国家针对医药代表的乱象进行整治,她威逼利诱领导拿到了200万的现金,在上海的某个角落开了一家咖啡店,成为了一名附庸风雅的中年女子。

  在35岁的年纪,经好友介绍与一名高校的物理老师结婚,往事自然随风而去,她也没有告诉亲友多少内情。

  当一个人身上藏着很多秘密时,她就会忍不住向陌生人倾诉,是真是假,自有公论。